間桐雁夜

一个垃圾。

88

走了 可以取关了

【《平行》&《异面》】被《惜分飞》“碰瓷”申明

太特么6了这个操作,高一的小孩子就学会碰瓷了,给自己炒热度也高级一点吧,真当我们张安圈子都是瞎子吗

安文逸:

《平行》&《异面》被“碰瓷”申明


打搅tag致歉。




今天《平行》的作者,二浅 @黄鹤一梦 收到了一个来自空白小号 @我就是刷文的 (无关注,无喜欢)的无端警告和质问


图中所说的是 二浅的《平行》第四章(2018年1月19日发布),与@卿织 所写的《惜分飞》【一】(2018年8月31日发布)内容相似。




疑似撞梗,并要求二浅给予一个明确的说法,并以:



对方热度比您高,不知道是您这篇没有人关注,就可以借梗还是别的原因。



为理由,无端指责,抹黑真正原作者对于他笔下全文的理解和付出。




很可惜,我暂时没时间做调色板,来让大家更直观的感受两篇文章的相似程度,以上都有超链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对比。




 @我就是刷文的 的私聊内容,如下图:











《平行》&《异面》


这两篇皆为为二浅和我聊天对戏的产物,有时文章的进度也有在古早的“关爱近战牧师”的张安写手群进行讨论。


《平行》最早起源可以追溯到 2018年的1月10日,二浅找我聊天探讨张新杰人设开始(如下图)。随即二浅开始了写作,更新速度平稳,在一群偷懒不写新的张安作者中间可谓是难得的良心选手了。









《平行》的全文章节连接和发布时间如下:


《平行》第一章、2018年1月13日


《平行》第二章、2018年1月14日


《平行》第三章、2018年1月17日


《平行》第四章、2018年1月19日


《平行》第五章、2018年1月21日


《平行》第六章、2018年1月24日


《平行》第七章、2018年1月29日


《平行》第八章、2018年1月30日


《平行》第九章、2018年2月04日 (完结)


关于《平行》






所以,我并不清楚 @我就是刷文的 所谓指控热度高低是如何判断两篇文的热度问题,或许是我数学比较差,图上也有全文发布时间,请各位看官自行判别。




《平行》33条热度





惜分飞》18条热度






如果 @我就是刷文的 要硬说热度高的话,大家可以有兴趣拜读一下 @卿织 太太的其他高热度文章。


归纳总结:


由一个笑话引发的血案【全】 全民向,QQ尬聊体 356热度【2018年7月20日发布】


全职土味【完】  全民向,对话式冷笑话合集 120热度【2018年7月22日发布】


我那搞事情的日子【1~2】 不知道怎么归纳,看了就“懂” 49热度【2018年8月30日发布】




我想看到这里各位看官应该大致心里有了一杆秤,毕竟在我和二浅看来,撞梗不是问题同样一个梗我可以写,你自然也可以,毕竟谁丑谁难堪,对吧?


就用一种通俗易懂的粗俗比喻词来说,“虫爹写了原著,同人作者就不能写原衍了么?”




借此希望 @卿织 能够直面回答/解释一下问题,并和您认识的 @我就是刷文的 的大号,对二浅 @黄鹤一梦 进行道歉,或是找我来进行一个面对面的友好沟通,谢谢!




最后长久不更新lof的我,给已经几乎凉透了的张安写手/画手群打个广告:


近战牧师关爱小分队:253185393


暗号是“我承诺交粮”。

还是想舔我们东海小长空的美颜盛世……
以下吐槽涉及剧透………………
肾戳……………………





真是稳。。。
斗1最爱的比比东领便当了,古叔和剑叔也便当了。。。
斗二最爱王秋儿,立刻便当马上便当都不带眨眼的。
斗三喜欢舞长空,冰系,银蓝色长发,用剑,毒舌高冷男神,外冷内热,符合我一切审美……便当的时候我觉得还有希望,然后所有主角方的人都复活了就他(和我同样很喜欢的雅莉)选择了拒绝复活说是为了和爱人永远在一起。。。。。。。。。。。。。。。。。。
行吧。。。。。。。。
为啥子老子看个三流玄幻小说还要被莫名其妙捅一脸刀子啊。。。。。。。
算了反正书都完结了下一本又是几万年之后了就这样吧……

光战原来是个真正的小公主!

看到无敌破坏王2的预告突然想到的。。。。

————————————————
-你有魔法头发吗? 

光呆想了想洗剪吹2000块钱做个头长发短发各种颜色随意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有。 


-你有魔法的双手吗? 

光呆想了想自己的稳手Ⅱ仓促五连炸,以及99nq。

 -……有。 


-小动物会和你说话吗? 

呼嘶哥布呼啾噗……

 -会。 


-会被人下毒吗? 

……3.2隼巢事件。 

-会。 


-受过诅咒吗? 

……吉田概率学算吗? 


-有没有被绑架或者奴役? 

-库啵库啵库啵啵! 


-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你的麻烦能解决是因为一个强大又英俊的男人出现?

……绝望的灯火。

-……是的。


-哦!你的的确确是个真正的公主!!

【博三】蛇精病(01)

博三 蛇精病(名字瞎起的)
本篇cp为独孤博×前世唐三。
大概是个养宠物的故事(?)
傻屌,ooc,幼儿园文笔。
不喜肾戳。
——————————————————




雾草。这不科学,这一点都不科学。
这是独孤博早上醒来的第一反应。
他不是应该早就已经寿终正寝了吗?!为啥现在赤条条地躺在草丛里啊??!
要知道,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感知能力也是常人的数倍,能够清晰地预见自己死亡的日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若是没有什么奇遇来更进一步,大限将至的时候,大约也只有混吃等死的份儿了。
幸好他独孤博家里只剩下独孤雁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儿以及玉天恒这个帅气逼人的孙女婿,玉天恒也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蓝电霸王龙少宗主,宗门被毁,反倒是让这本来就门当户对的亲事少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儿。
独孤博所能牵挂的人,总共也就两个。一个是他孙女儿,另一个早在十几年前就羽化成神,与妻子和同伴一起飞升而去。
真好啊。
独孤博心说不羡慕是假的。
不是羡慕人家能成神,是羡慕他们能够在很久远很久远的将来也能在一起,并肩战斗。
他挺怀念刚和唐三铁起来那会儿,唐三还是个小豆芽,他独孤博早已是叱咤风云的毒斗罗的时候,他抬抬手,张张嘴,一口毒雾就能把人结结实实地护在身后,哪像如今自己只有仰望人家神仙眷侣的份儿。
挺好的。
独孤博安慰自己,小怪物过得那么艰苦,历经万险,还死了一回,要是没有如今这样的成就,那还真是苍天无眼了。

…………但是这一切并不能解释他为啥本该安详地躺在床上迎来生命的尽头结果却赤身裸体地躺在野外的草丛里啊!!!!!
虽然他独孤博因为修炼到了封号斗罗的境界而让肉体变得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还是个妖娆的大帅比,但是他自己的确是货真价实的老年人啊!全大陆哪个人不知道他独孤博其实是个性格孤僻暴躁的怪老头儿啊!他还有个响亮的黑称叫老毒物好吗!传说只要碰他一下不消一时三刻就会化为一摊脓水的好吗(虽然这个传说是事实)!!谁胆子这么肥敢趁他睡觉的时候扒他衣服还把他丢出来啊!?!
独孤博正在这儿胡思乱想着呢,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糟糕。
这要是被人看到大名鼎鼎的毒斗罗不可描述的场面,怕不是第二天就要上天斗日报头条!
说时迟那时快,眼瞅着来者就要扒开草丛获得销魂的肉体×1的时候,独孤博灵机一动,催动魂力,瞬间化为武魂真身碧鳞蛇皇。

『蝼蚁,不想死就立刻从这里离开。』

不管怎么样先装个逼再说。
独孤博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视角没变……要知道他的武魂真身如果不刻意收敛,那也是毁天灭地的主儿,怎么可能还离地这么近!
而且,此刻武魂真身用出来他才察觉到,他的身上非但没有出现魂环,就连体内流淌的魂力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他扭扭蛇身,脑海中竟出现一个奇怪的意识告诉他这只有一尺长的小蛇才是他的本体,而人类的模样是他用魂力幻化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武魂和魂师是一体同心的双生子这件事只要是个人都知道,但是只要是个人也都知道这对双生子地位并不平等,人类是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的!
他独孤博的本体,竟然变成了碧鳞蛇!

路过的那人似乎听到了独孤博说话,却又似乎听不懂独孤博在说什么,他扒开草丛,与在地上凶巴巴地吐着信子的小绿蛇大眼瞪小眼,随即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独孤博也惊了。
虽然这人穿着打扮在斗罗大陆上会显得十分怪异,但是这人的脸独孤博再熟悉不过——眉眼之间多少有些不同,就连这种表情也是头一次见……熟悉唐三的魂力与灵魂波动的独孤博却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唐三!是他家小怪物没跑了!
结果这个唐三却说着独孤博根本听不懂的话,看起来又惊又喜,然后毫不犹豫地捏住了独孤博的七寸。
小怪物你要干啥啊?!!?


————————————————

唐门外门弟子唐三,觉得今天一定是撞了狗屎运才能在外出采药的时候逮着一只碧鳞蛇。
那可是碧鳞蛇!稀有物种!炼制毒药的时候如果加上它的毒液,药效可以直接翻几番那种!
贼开心。
而且这蛇看起来还通灵性,说不定好好沟通一下就能成为自己最有利的帮手——他把这蛇捏手里,这蛇居然会吱哇乱叫唤,原来蛇是会叫的嘛!于是他松开这蛇的七寸,虽然早就留了后手防止这蛇暴起,结果这蛇居然挺乖,顺着他的胳膊就盘在了他脖子上,还用小尖脑袋蹭蹭他脸,凉凉的,舒服。
“那就叫你小碧吧。”唐三笑,“今后你就跟着我啦!”
小蛇通灵性地点点头。
“真乖!”
此刻的唐三并不知道,他带回来的这条小蛇,会给他十年如一日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变化。

————————————————

独孤博并不知道他因为听不懂华夏语而瞎缠瞎绕瞎点头这一行为造成了多大的后果。
他只知道这个世界似乎和斗罗大陆不太一样,这个不太一样的唐三可以说是他唯一的熟人,除了跟着唐三,似乎也没什么别的更好的选择。

道理我都懂但是小怪物你能不能别跟喂狗似的啥玩意都往我嘴里塞啊!!!!


——Tbc

CP22收获Repo

啊哈!喜欢就好!顺带一提本子真的好吃!

六味地黄擦擦他:

因为只对于里昂热和桑克瑞德有热情所以向 @間桐雁夜 的摊位订购的都是这两个角色相关的周边。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大家的其他作品不优秀。看过摊宣后可以感觉到参加的姑娘们都很有热情,给角色投入了很多爱。我很羡慕那些角色有这些姑娘在喜欢,同时也很感谢深渊太太和白袍太太给予于桑这个CP的支持。


非常,非常感谢。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嗯,虽然我没能去现场,算是间接地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


值得纪念一下。


深渊太太的社团【七芒社】当时参展的其他商品在淘宝店里都有通贩,吹一吹奥尔什方的小娃娃,我相信很多姑娘都看到了。


今天(20180528)收到了跟摊子订购的周边还有我自己的小料本余本。


有点感慨这个小料本竟然还是有人买的……我很惊讶。虽说不知道都是谁买了,但自己还是很高兴。挑文章的时候也挑了不刀的那些小甜品,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先说说这两个徽章。这两个徽章是摊子一宣的时候我就对上眼了的。两个在3.0以后都有换装的外观,以及刚好对应的表情。白毛丢了个眼睛后还能这样笑啊……我希望他以后能经常这么笑。还有于里昂热能好好地摘眼镜,这衣服多好看啊,余粮大姐姐。



二宣时出现了这个宠物徽章。


嗯……我以前写过宝石兽余粮和花鼠白毛,但我从没想过是这样的,大笑。非常可爱,或者说可爱已经不足以概括它了,真的是……


我给图给五方太太 @最終龍理 Q.E.D.+ 看时她说,“宝石兽戴眼镜真的像模像样的……气质也非常老于”——啊果然画画的姑娘看画就比我们只会摇笔杆子的会描述。


我觉得余粮白毛两个自带吉祥物的凑一块,他俩的吉祥物就够看了。


至于我自己的那个小料本,自己花了一小时翻完,觉得羞耻到爆炸……


果然自己的产出对于自己来说不算粮啊大笑。


再次感谢深渊太太和白袍太太。鞠躬。

【奥尔&光无差】我家昨晚闹鬼了(02)

……请相信我真的是欢乐向。
说多了好像会剧透……包袱提前抖就没意思了x
直接打了俩TAG,前情提要直接戳首页x
——————————————————

2.

屋子里的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凝重,壁炉中烧的正旺盛的柴火发出噼啪的响声与雪花敲打玻璃窗发出的声音揉杂在一起,明明是白昼,却为屋子里平添了几分诡异。
还是光之战士率先打破了僵局。

“我觉得是你太累了,真的,好好休息吧。”光之战士语重心长地说道,安慰似的拍了拍埃马内兰的肩膀,双眼带着些许的惆怅,“我也觉得对不起他,但是我坚信,奥尔什方他那么正直的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成为僵尸或者怨灵的。”

阿尔菲诺也随之点点头,言辞恳切到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安慰自己的成分在内:“埃马内兰阁下,您要相信奥尔什方阁下的英魂啊!……您如果实在觉得无法放心的话,不如去埋葬他的地方看一看?我们虽然为他立了衣冠冢,但是并不知道他的遗体下葬在何处。您毕竟是他的家人,想必应该知道墓地的位置吧。”

闻言,一直面色沉重的埃马内兰却是摇了摇头,无奈道:“他的遗体是父亲大人来处理的,而奥尔什方没有冠以福尔唐的姓氏,不允许被葬在福尔唐家的墓园——他应该是同阵亡的平民以及将士们一样,葬在了伊修加德公墓。”

“公墓?我好像听说过……”阿尔菲诺若有所思,“是专门给没有钱修建私人墓地的平民阶级准备的吧?”

埃马内兰颌首,“是的。在那里不会有专门的墓碑,只有一个巨大的纪念碑上镌刻着每个人的生卒年月及姓名,由于人数众多,墓志铭和埋葬位置不会有记载,想要找到特定的遗体很困难。”

这的确是个难题,也许整个伊修加德只有埃德蒙伯爵一个人知道奥尔什方遗体所在的具体位置,说不定就连他也不清楚。墓园中埋葬着数万具尸体,恐怕连守墓人也记不得将哪个人埋在了什么地方。

气氛再次变得有些僵持,阿尔菲诺本来就怕鬼,对去公墓寻“人”这种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原本是以为奥尔什方无论如何也应该厚葬在福尔唐家的墓地之中,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是行不通。

只有光之战士在一番思索之后笑了起来。

“那样的话你就更应该放心了。如果公墓有什么异动,皇都里一定会有消息的,塔塔露最擅长收集情报,发生了诈尸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有传言。”想到这里,光之战士也是松了口气,他又何尝不是在试图安慰自己呢?不需要面对奥尔什方的遗体,也不需要面对变成了僵尸的奥尔什方,对于他而言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他甚至很感谢当初福尔唐伯爵并没有让他在奥尔什方的遗体下葬之前再去看一眼,否则,他既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又会将那个冰冷的,毫无生机的尸体的样子永远地烙印在脑海之中。要知道,奥尔什方被紧急送回伯爵府的时候还是有着微弱的呼吸的。

只要脑海中他最后的样子不是尸体,光之战士就能在想念他的时候想象出他活生生的样子。而如果见过他的遗体,那么恐怕就算是在梦中,那个人也会永远的冷冰冰的躺在那里吧……

如此想着,光之战士又肯定地补充了一句,“这件事情就忘了它吧,埃马内兰,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如果你觉得练剑很辛苦,不妨和我们说说,毕竟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好搭档’嘛。”

“好吧,好吧,唉。”埃马内兰叹了口气,表情中带着藏不住的委屈,小嘴撅得老高。他站起身,看见窗外的光线仍旧昏暗,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后下意识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起来:“……我还是去补觉吧,不打扰你们了,回见……”

奥诺鲁瓦见状连忙向两人行了个礼,“那,那我送少爷回去休息了,嗯,给您添麻烦了。”

“我也先走了。”光之战士向阿尔菲诺挥挥手,“那边有什么消息了的话直接通讯珠联络。”

“好的。”

屋子里终于算起安静了下来,目送他们离开的阿尔菲诺竟然被这一出搞得精神有些恍惚。他瘫回床上,楞了一会儿,接着猛地一拍脑门儿。
“我刚才起来是要干什么去来着!!”

————————

埃马内兰平躺在他宽敞的卧室里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几个钟头也无法入眠。奥诺鲁瓦已经出去了,偌大的空间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他仍旧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苦恼。

埃马内兰自认为目力不算差,年纪也不小,还不至于上个厕所就疑神疑鬼的,只是眼花的话最多也就吓个趔趄,然而他可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抚摸着他额头的手掌冰冷到不似人类的体温的触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张瘦得仿佛皮包骨的脸,还有他标志性的银蓝色头发——这种类似独角兽鬃毛的发色无论在哪里都是十分罕见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幻觉,那么福尔唐伯爵府里八成是有一只梦魔安家了。

没有人肯相信他,包括他最最信任的奥诺鲁瓦。

这才是困扰着埃马内兰睡不着觉的真正原因——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太胆小,自己吓唬到自己罢了。

在他们眼中,自己真的是这样一个懦弱无能的存在吗?

从小就有点自暴自弃,甚至在别人给他冠上诸如熊孩子,花花公子,八卦王这类称号的时候都会一笑置之的埃马内兰,此刻竟有些不爽。

再怎么窝囊,他也是福尔唐家的二少爷啊!

他已经在努力了,修习对他而言绝对不算简单的剑法,尝试独自去面对危险……

可惜收效甚微。

至少,看到他努力的人百分之八十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没有人真正的关心他究竟取得了怎么样的进步。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埃马内兰想要一鸣惊人,想要一步冲天,但他也清楚他不是有天赋的人,父亲大人的优秀基因他似乎一丁点儿也没继承到,埃德蒙伯爵也许是把政治方面的才能遗传给了阿图瓦雷尔,把剑术方面的才能遗传给了奥尔什方,到了埃马内兰这儿几乎没剩下什么,而生活在天才堆里的普通人埃马内兰只能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向前走,走着走着就累了,因为他发觉不管自己走不走,都会被人家甩得越来越远。

按照这种状况来看,自己真的有必要前进吗?

无论如何都会被当成傻瓜,不如干脆一傻到底,也清闲,也轻松。

只是……这样,他无法对得起他在奥尔什方的剑前许下的誓言,奥尔什方生前使用过的剑被埃马内兰偷偷收藏在房间里,用以激励自己,现在却只会让他陷入更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我也想要成为“很棒的”骑士啊……

他把头埋进柔软的鹅毛枕里,泪水再也止不住。

被定义为没心没肺的埃马内兰不太敢在别人的面前哭出来,毕竟他每一次流泪都会化为笑柄。也许是害怕奥诺鲁瓦听到响动不小心撞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他甚至将呜咽声压抑在了喉咙里——其他人并不知道,埃马内兰其人在这种事情上格外的要面子。

哭累了,便轮到困意席卷大脑,埃马内兰没有抗拒,一场梦境足以令他暂且忘记一切的不愉快,就连窗外咆哮得愈发猛烈的寒风也不能将他惊醒。

半梦半醒间,他似乎感受到了一只冰冷的手抚摸着他的额头,而他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只能任由意识慢慢沉了下去。

————————————

阿尔菲诺今天晚上早早的回到了伯爵府。

……好吧,他承认埃马内兰的话无论真假,多多少少还是给了他那么一小丁点儿影响。

真的只有一小丁点儿,不信的今晚不许上厕所。

暴风雪终于在深夜时分归于了平静,阿尔菲诺心不在焉地翻着一本秘术高级理论典籍,只盼着困意能够早点降临,好让他能够理直气壮地开着灯睡觉。

结果困意没来,尿意倒是先来了。

怎么办?憋到明天早上怕不是要把膀胱憋炸,可是出门上厕所……

平时他当然不怕。只是现在走廊里和厕所里蒙上了一层莫须有的“闹鬼”阴影,他就多多少少有点怂。

……不过福尔唐家的人都这么友善,鬼也应该不能是什么坏鬼吧……

越想上厕所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想上厕所,最终还是尿意战胜了恐惧感,阿尔菲诺颤颤巍巍地打开门,提倡环保的福尔唐伯爵府深夜的走廊墙壁上只有微弱且昏暗的烛火,一跳一跳地更显诡异。

……赶紧跑过去解决了再跑回来吧天杀的为什么卧室离厕所这么远啊!!!

一路狂奔的阿尔菲诺,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轻不重,很有节奏感地拍了两下。
“?!!”
阿尔菲诺猛地一回身——

没有人。

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他自己的影子,在烛火的投影下摇曳着。

就在他松了口气准备继续向前走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自己的影子渐渐一分为二!

肩膀上的触感再次传来。

啪。啪。

又是两下。

阿尔菲诺几乎是以平生最快的反应抓向自己的肩膀。
他抓到了一只手。

那只手冰冷得仿佛属于尸体,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嶙峋得似乎看不到皮肤下血肉的存在。手动了动,阿尔菲诺清晰地感受到掌心上粗糙的触感。这触感有些熟悉,但他所熟悉的那双手应当是温暖的——如同雪中送炭般让他重新燃起了斗志与希望。现在这冷冰冰的温度时时刻刻刺激着他的大脑,把他推向崩溃的边缘。

下意识地,阿尔菲诺顺着他的胳膊向上望去,来者穿着白色的长袍,没有过多的装饰,身材高大,却瘦得像一副骷髅一样,在凌乱的垂至肩头的银蓝色发丝下,阿尔菲诺看到了一张在他的意识里已经绝对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的脸。

走廊里似死水般寂静,阿尔菲诺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天才的大脑已经无法运转,甚至判断不出究竟应该站在这里还是应该立刻逃跑。

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话——埃马内兰说的都是真的。
那名骑士的怨灵,回来了……

看到了颤抖的阿尔菲诺,那个人笑了。
那张脸扯着一个僵硬的笑容,声音沙哑且低沉,比起将行就木之人的临终遗言还要低上几分,在阿尔菲诺的耳朵里,他的声音如同来自深渊的诅咒——

「你——在跑什么?……不如,让我,送你一路吧。」


——TBC


【奥尔光?】我家昨晚闹鬼了(01)

就当是清明节贺文吧,有大量私设,并不是鬼故事。
欢乐向!!篇幅应该不会太长……虽然这章老爷没出场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打了tag。
好久不写东西感觉自己又水了。

————————————————————



我家昨晚闹鬼了(01)


光之战士和阿尔菲诺以及塔塔露一行人在福尔唐伯爵府已经借住了许久,伊修加德的天气常年严寒,也许是时间长了,怕冷的阿尔菲诺竟然也逐渐习惯起了这种温度。

阿尔菲诺每天早上从客房里柔软的大床上醒来,看着伯爵府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天花板时,总是忍不住感慨,有钱人不愧是有钱人,传承千年的贵族不愧是贵族,在这一切从简的年代里家居装潢也比石之家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住了这么久,仍然觉得自己仿佛活在梦里——伊修加德的生活也让他觉得仿佛每天都在做醒梦。爬雪山,翻云海,捡个柴,再撸撸龙,不管怎么说,回头一定好好跟阿莉塞炫耀一下。

说起来,他能安然无恙地住在这里,而不是死在他亲手建立的水晶义勇队之下,还要多亏了巨龙首营地的指挥官,也是这一大家子仨少爷之一,奥尔什方阁下的功劳,有空可得好好谢谢他才行。


……不对。
谢不成了。
暗骂一声自己脑子迟钝,阿尔菲诺将乱七八糟的思绪强行挥出脑海。那个雪中送炭的骑士已经不在了,早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已经为了救光之战士而壮烈在了冰天宫的长廊。艾默里克把他带回伯爵府时,奥尔什方还有微弱的呼吸,而当光之战士赶回来第一时间就怀着那么一丢丢希望询问埃德蒙伯爵的时候,得到的回应只有伯爵沉痛地摇摇头

那之后,光之战士化悲愤为力量,冲进魔大陆,拳打无影,手撕骑神,总算是化解了一点心中的伤痛,但是时至今日,阿尔菲诺仍旧很少看见光之战士原本经常挂在脸上的温厚的笑颜。

也许是并没有亲眼目睹奥尔什方的死亡,阿尔菲诺总是有一种这个人还在的错觉,就好像他一直坚信拂晓的伙伴们一定都还活着。

总有一天会把大家全都找回来。
阿尔菲诺暗暗发誓,双拳下意识握紧,正准备走出房间继续寻找同伴的工作时,房门却被人撞开了。
“阿,阿,阿二肥糯先僧——”来者口齿不清,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差点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

这人阿尔菲诺认识,正是福尔唐家正统的二少爷,埃马内兰。
“窝窝窝嗝你嗦,窝家昨晚桑闹鬼惹!!”埃马内兰一屁股啪在床上,阿尔菲诺这才看到他明显因为睡眠不足而显得黑青的眼眶,莫名其妙肿起来的左脸,以及颧骨和鼻梁似乎还有因为钝器撞击而产生的淤青。
尽管阿尔菲诺几乎并没有听清埃马内兰说了什么,但有两个字还是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闹鬼。
别人可能并不知道,这看似少年老成的天才最怕的就是鬼,以及鬼故事。
据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拉拉菲尔族爆料,阿尔菲诺不止一次干过好奇心作祟去看鬼故事,然后一宿一宿睡不着的事儿。
“……什,什么闹鬼……?”
“埃马内兰说他昨晚在伯爵府里看到了幽灵。”
突兀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在阿尔菲诺身后响起。

“呜哇?!”阿尔菲诺猛地一回头,发现一脸无奈的光之战士和一脸焦急的小随从奥诺鲁瓦正站在门口,显然是跟在埃马内兰的身后追过来的。长舒一口气,阿尔菲诺拍拍胸脯平复一下自己脆弱的小心脏,“……吓死我了,原来是英雄阁下您啊……等等,什么幽灵?!”

“素酱,窝昨晚桑粗去桑厕所,看见鬼惹!”
“……然后您就被鬼弄成这样……?”
“不素……”埃马内兰摇摇头,“四他寨后面跑,窝记几卡倒了!”

“…………………”
三个人几乎同时松了口气,奥诺鲁瓦更是连忙向两个人解释道,“对不起,那个,可能是我家少爷看错了,嗯,您二位不必放在心上……嗯。少爷一直是这样,打扰您了,非常的抱歉,嗯。”
“没关系。”深知自己小时候怕鬼怕成什么德行的阿尔菲诺摆摆手,随即咏唱了一个小型的治愈术,埃马内兰的伤势在柔和的以太滋润之下逐渐治愈,整个人却依旧还在颤抖。
直到明显的伤口已经几乎看不到痕迹,阿尔菲诺这才停止了魔法。一旁的光之战士帮他整理了一番衣衫,而奥诺鲁瓦则是飞速地端了杯奶茶过来给他压压惊。
终于,冷静下来的埃马内兰揉了揉额头上原本有伤的位置,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在床上,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声音,“……谢谢……”
虽然人放松了下来,埃马内兰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得轻松,反而更加的沉郁。他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几乎恢复正常的脸颊,“奥诺鲁瓦,其实我真的没有看错……”
“您是说……?!”阿尔菲诺放下了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埃马内兰缓缓地点点头,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的眼神中再度闪过一丝惊惧,“我是不会看错的……艾欧泽亚本就有幽灵的存在,更何况……”
“何况什么?”
“何况那个幽灵的脸我见过……尽管他现在已经变得像干尸一样苍白且嶙峋,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他的样子……”
说到这里,埃马内兰竟是有着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毕竟……奥尔什方的脸……我是不可能认错的……”







——TBC

一个沙鲷脑洞的后续

快过年了,光之战士特地从延夏带回来了不少特产送去巨龙首营地。自从上次两个人被彻底的消音了之后,光之战士就再没有去找过奥尔什方——毕竟**和**无论是写出来还是读出来都是一样的**,根本无法分辨,而且人类一般会挑更加**的一个来脑补。
这可真是太尴尬了。

不过,众所周知的是,奥尔什方这个精向来都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精。因此,光之战士那被消音符号糊一脸的心理准备,并没有派上用场。

看到光之战士走进指挥室,奥尔什方一如既往地兴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迎了过去:“唉呀妈呀,老铁,你咋来了尼?你特意来跟我嘚瑟你内尿性地身板儿啦!唉呀我老开心了!外头是不是老鼻子冷了,沙楞儿地,赶紧进屋脑乎脑乎!”

“……啊?……啥?”
光之战士イイ脸懵逼。

“zèi可是攒伊修加德最存正滴精灵话,以后再咋了了也不能被屏蔽了!”奥尔什方一脸自豪,“你看你造滴埋了吧汰地,拥捂啥呀,是不是又改外头内落魔崖上zuāi下气了,你咋一天天毛楞三光的呢。”

“我……我没有……我只是来的时候顺手打了几个临危受命……”

“唉呀,你咋这么牛儿逼尼!”

“等会儿,奥尔什方啊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咋妹好好嗦话了,咋地瞧不起俺们伊修加德话啊?”

“不是不是……”光之战士连连摆手,“我就是……不太适应……”

“那有啥不适应啊!老简单了,我教你你也会,再也不用怕海德林整事儿了!”

“是吗?这么神奇吗?”

“那可不。不信你跟我念啊,倾听,琢磨,xín思……”

“不是,你等会儿……”

“等啥呀,别磨磨唧唧地是个爷们儿不,我接着告乎你啊,这叫大脑门子,你鼻子里头地玩意儿呢叫大鼻嘎子,这叫跛棱盖子,这叫大脚丫子,这叫脚趾盖子……”奥尔什方的视线在光之战士的身上游走,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他前胸的位置,一脸惊叹:“唉呀!老铁你这俩大咂儿咋越来越大了!”

“……够了。你再改那瞎咧咧我削你了啊。”

“恭喜你,老铁,你终于掌握了伊修加德精灵语入门级别的内容!”

一个沙鲷的脑洞

“哦!挚友!好久不见了!你是专程来向我展示你那销魂的**的吗!”
光之战士吓得后退了一步。他知道这位可亲可敬可爱的指挥官向来说话奔放,但是没想到居然已经奔放到了要被屏蔽的地步!
“……奥尔什方,你在说什么啊。”
“你是来专程向我展示销魂的**的吗!……等等为什么会被**……只是**而已啊!又不是**,***之类的词……”
“好了别解释了我知道这是你的爱好,但是请收敛一点吧。”
“亲爱的朋友,请你相信我,我身为一个***,只是单纯的仰慕你的**而已,绝对没有半分的**思想!你刚从**米格回来,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疲劳的**,这样你才有力气做*常啊!”
“……但是,我说句实话,身为一个圣**应该有着……等等,我怎么也被……”
“你看,我的朋友,我认为这一定是海德林对我们开的玩笑。毕竟,在这个连**都没有的地方,我们……等一下,这又有什么可屏蔽的!”
“我怎么知道!现在**米格的人甚至连高呼自己国家的名字也做不到……这个世界果然坏掉了吧。”
“你是光之战士啊请不要做出这么危险的发言,毕竟我们***还是很**的,呃……”
“你看,我就说**会把**全都**吧,毕竟我看去了一趟****,他才是最值得同情的。”
“天啊,我的朋友,接下来就要*你来**了,*****!”
“等一下,怎么会……****,***!”
“*!”
“**!”
“***!!”
“没有**……”
“******……**,***……”
“**,*****……**!”
………………
…………
……